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画展信息 > 渐行渐远•章犇油画作品展
渐行渐远•章犇油画作品展 画展名称:渐行渐远•章犇油画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2-12-09 至 2012-12-28
展览城市:广州
展览地点:华艺廊
参展画家:章犇
画展介绍

男性之梦
—— 章犇油画作品中的风格与情思的对峙
文 / 杨小彦

(杨小彦: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

不同代际之趣味对立,常常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当我初次看到章犇的油画时,我的第一感觉是,他和我完全分属于不同的时代。

一想也是,伟大领袖都已经走了近四十年,以十年为一代人来算,他老人家算是老祖宗中的老祖宗了。可因为我的青春期是在毛时代,哪怕理性中对那个时代有所批判,但直觉里头,有些东西基本上无法去除。比如,尽管今天已经不会认为艺术是为“工农兵”服务的了,但是,艺术的社会性却一直像基因那样,强烈地左右着个人的观感,以至于一看到有明确的社会批判倾向的作品,就会立时产生亲切感,而不管其中的“本体”----艺术内部之诸种技巧与表达方法----是否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不过,可能是因为从事研究的缘故吧,所以我自己对这一点是比较明白的,所以,也常常愿意,比如说,少从纯粹的社会角度,而是从艺术“本体”的角度,去审视不同代际间的艺术创作,关注更年轻的艺术家的实践。

眼前的章犇,尽管我对他个人并不熟悉,但其作品却告诉我,他的艺术之思,和我所理解的所谓社会性完全不同,甚至,他多少会轻视我所说的那些个“社会性”,至少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以及我这一代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们,会对“社会性”给予如此的重视,多少忽视完全属于艺术本身的价值。

客观来说,这是因为我们彼此生活在不同时代的缘故。

在我成长的时候,大批判是家常便饭,怒吼的声音把耳朵折磨得异常麻木,相反,温柔声音反而是不可接受的,那是“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可这一切并没有出现在章犇的成长过程中。我注意到了他的年龄,1984年出生。那是一个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年代,西方艺术不断地涌进中国,让艺术界应接不暇,既惊喜万分又惊恐万状。等到章犇长到了进入央美学习艺术时,时代已经焕然一新,新世纪的全球化早就成为他,以及他那一代艺术家的知识背景。正是这一背景中,章犇得以用自由抒发的心境去审视自我内心,并用敏感去放大敏感。从这个意义来讲,所谓“社会性”,是要求艺术去表达社会议题,极端时甚至要求艺术家放弃内心需求。可当全球化内化为新一代艺术家的情感时,其内心呼唤就不得不与个人体验直接挂钩。也就是说,当章犇去学习如何表达,以及表达什么时,其个人情感就基本上占据了神圣的地位,成为他的表达的全部依据。这说明,章犇可以没有障碍地看待自己的成长,看待成长当中的种种神秘体认,并让这体认成为他从事艺术创作的动力。毫无疑问,这是他这一代年轻艺术家的优势所在。用我们的话来说,叫做“没有负担”。尽管,这话的正确意思应该是:他们没有我们的“社会性”的负担,却有他们自己成长的负担。

有趣的是,呈现在章犇油画中的基本构成因素是矛盾的。

作为画中母题,一个年轻忧郁的年轻男性是主角,不断地重复出现在不同的作品里。我不知道能否把这年轻男性看作是章犇本人的“自画像”,我想他大概不会同意我的这一判断,因为,画中男性的姿势,和所谓“肖像”无关,并不是现实中的“我”的描绘,而是一种另类的状态。准确来说,是一种迷梦的状态:一个年轻男性,不无自恋地正漂泊在他自造的虚幻迷梦之中,独自呻吟,独自哀怜,独自欣赏,独自沉吟。迷梦的背景是同样忧郁的山岗,无声的流泉,以及同样无声的马,无声的猎犬,无声的树。色调同样是无声的,缺少喧闹的跳跃,天边微明的亮光,把黎明与黄昏合为一体,而制造出暧昧不清的季节。这一切表明了艺术家的诗性是如此浓郁,我们简直可以把他视为诗人。即使是风景,是人物肖像,那种致使的迷梦般的气氛始终不离画面,而构成一种无始无终的旋律,让观者同样沉迷其间,而获得如服致幻剂般的自动升华。

但是,这一切又是以一种冷静清醒的描绘为语言的。作为描绘,章犇似乎把他的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一种略带颓废的风格上,这风格,以我直觉看,联想到了文艺复兴前夕欧洲一些教堂中的木板画风格。当然,章犇可能极其有限地吸收了其中的一些因素而已。更多时候我想到的是现代主义兴起前夕的法国的莫罗,他的油画创作,蕴含着一种颓废迷茫而又尖锐呼吸声,发白的肤色让人忘乎所以。但章犇在色调的处理上却是反莫罗的,他拒绝了莫罗特有的冷色调,那种嵌在暗蓝色背景中的发亮而性感的闪亮肤色,是典型的莫罗风格,这风格以一种奇妙的方式“遗传”到了其后的吐鲁兹-劳特列克的舞女作品上。章犇不采纳冷色调,我想大概原因可能是他在迷梦中存在着一种与颤憟相反的胶着,对梦境的年轮上的胶着,这胶着像流淌的暗河,从身体流向了充满的诗意的视觉。而这一视觉,又让我不期然地联想到了英国的拉斐尔前派。固然,章犇的油画缺乏米莱斯式学院造型,他的油画有更多的罗塞蒂的抒情因素,米莱斯的画面中的神性情调显然让他留连忘返,而罗寒蒂的倾向又似乎造就了他的想象。

正是个人迷梦与融合多种风格的描绘的表面张力,构成了章犇艺术的魅力所在。就画面效果看,章犇的选择夹杂了一种风格偏爱,并用这偏爱去表达无法舍弃的个人梦思。当他把这两者放在一起时,画面的一种矛盾性就突显了出来:一种多少属于冷静的描绘,很多时候要让位于硬边的处理,以便增强画面的平面感;但画家沿着所描绘的主体对轮廓的小心处理,又在不知不觉中让空间重新返了回来,并和原先的平面性产生了视觉上的对峙。章犇一直在努力弥合其中的反差。甚至,这反差就是他之追求,其画面效果恰恰就依靠这一特征而让人印象深刻。
从艺术“本体”来说,几乎所有敏感的艺术家都会面临这样一种反差:描绘风格的承传,与个人情思上的偏执,如何恰到好处地揉进一幅作品中。我想,所谓风格的完善,或者更准确些说,所谓风格的成熟,大概和如何处理这一反差有关。艺术史上已经留给我们太多的例子,告诉我们,那些伟大的艺术家,他们在如何在特定的时代中,成功地把风格与灵感合为一体的。我不能说章犇在风格上已经达至完全的成熟,但他的努力却是有目共睹的。很多时候,这种努力就是一种成就。

章犇还年轻,但他已经取得这样的成就。我想,在不远的将来,他一定会有更出色的表现。人们对此有坚定的期盼。


                                                                                                                               2012/11/6
                                                                                                                          广州祈福俯仰居

展品介绍:

《黄金时代》

参展作品:《黄金时代》,画家:章犇

《天象》

参展作品:《天象》,画家:章犇

《空谷斜阳》

参展作品:《空谷斜阳》,画家:章犇

画家介绍

章犇,1984年生于安徽黄山,2006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一画室(本科),同年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一画室研究生,导师朝戈先生。2009年至今教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在读博士,导师朱乃正先生。

参展经历:
2006年 中央美院毕业生作品展

2007年 获“艺术中国——全国画展”二等奖(清华美院展厅)

2008年 中央美院“学院之光”作品展

2008年 入选“2008百家金陵油画展”(江苏美术馆 中国美术馆)

2008年 获“2008造型艺术新人展”新人提名奖(中国美术馆)

2009年 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作品展

2009年 天工开悟——学院 ? 当代 新知识分子艺术家联展(环铁时代美术馆)

2009年 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油画展(湖北省艺术馆)

2009年 入选首届“挖掘 ? 发现——中国油画新人展”(中国油画院)

2010年 获“时代杯”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 优秀奖 (时代美术馆)

2011年 “艺术家眼中的当代中国——中国油画艺术展”(关山月美术馆)

2012年 “引爆!2012CYAP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展”(北京)

画展信息 ART EXHIBITION
上一月 下一月
周日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662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