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画展信息 > 生长纪
生长纪 画展名称:生长纪
展览时间:2013-10-06 至 2013-10-26
开幕酒会:2013-10-06 14:00
展览城市:北京
展览地点:斗角美术馆
参展画家:曹小东(图片)、陈锦荣(雕塑)、陈学刚(动画)、高风、韩旭成、蒋佑胜(雕塑)、李秀桦(图片)、宋鬼聿、王晓可(装置)、吴高钟(装置)、徐弘滨(装置)、伊小东
策 展 人:长风(展览总监:邢天一)
画展介绍

生长纪,展览海报

(着装要求:含有绿元素)

万事万物都有一个生长的过程,如同植物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而后叶落归根。而人往往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注重实效。大多数人更不敢面对死亡,只是向往那种“开花结果”的喜悦,遗忘了万事万物的成长过程。其实,世事无常,繁华落尽才能看出事物的本质!

与传统的艺术相比,当代艺术不仅注重美的形式,更关注事物的成长过程,也就是说敢于挑战自我,直面惨淡的人生经历。因为每个再小的生命都有其存在的理由,生活的一切原本都是由这些小的东西组成,一个个繁琐的细节构成了万千世界,如果一切归于有序,决定成败的必将是微若沙砾的细节。是故有言“一沙一世界,一花一菩提”,尊重每一个生命的成长就如同尊重自己的内心纯净。

本次参展的艺术家高风、韩旭成、吴高钟,伊小东、陈学刚和王晓珂都从“日常物质”的角度去观照和感知物质生长过程的意义,以及这些意义背后所引起的反思!

高风的绘画作品《宠物》其实是艳丽如桃花般的细菌“变异物”,如同显微镜下看到的那些隔离出来的微小物质,远观星星点点、星罗棋布,近视灿烂夺目,光彩照人。高风很注意将那种显微镜下的细节放大,以及那种圆形有序的排列顺序,放射、散射以及集中,显得这些生物在慢慢地生长过程中体现出集体缓慢的生成态势。

韩旭成的作品“白菜变形记”也是体现了那种生长的过程,嫩绿——干枯——腐烂,由繁华到糜烂直尽死亡,他把普通的白菜画得象碧玉一般,极尽所能地强调那种繁华,又从繁华中体会那种糜烂、衰败后的失落感,如同物欲横溢的现代人生,繁华殆尽只留下孤寂的伤逝。岁月的残忍和人性的物质化离此无法想象!

吴髙钟用木头或其他材料复制出一些常见的使用品,并使它们“长毛”,这些作品能让人想起食物因为时间久了,发霉变质而长出了绿毛,那些“绿毛”一瞬间会让人毛骨悚然,赶紧会把腐烂的食物扔掉。但吴髙钟却把这种“长毛”、“毛骨悚然”的感觉转换到对日常物品的记忆中去,他把自己经常使用过的物品全部让它“长毛”,既是对一件件物品时间的记忆阐释,又是对这种“长毛”的日常物品难舍难离的纠结,而有了“悚然的记忆”感!

伊小东的近期作品也是由“砍伐”的宏观叙事而进入中草药标本式的微观研究,他所画的“标本”类似于《本草纲目》的中药材“插图”,也用数字来标示这些中药根茎叶的生长过程,更重要的是他很强调这些“草药”的生长环境,与现实糜烂的环境中纠缠在一起,长得古怪而变异。如同转基因食物,就因为这种物质的变异而引起人的异己化。他的装置——那些“溃烂”的人装在瓶子里,无可救药!也无药可救!只能是等死!

王晓珂的两个装置作品《困》和《悬》也是阐述了时间在这里静止,生命在这里结束,只留下让人无法忘记的生长过程,为了维系这种树和昆虫标本再次的“存活”,把它们用亚克力密封、用盐“腌制”起来,不让它们腐化变质。无疑这两个装置作品都关乎着的生长环境,一种是被围困的却展开着美丽的肢体,一种被啃食过的树和那些快要腐蚀的昆虫,都说明了生命在最后的时刻所呈现的意义。

“欲望”是人和物质的本性,是旺盛的生命力的开始,但若过犹不及,尤其在当下物质大潮中,不仅使人的物欲膨胀,也使社会将“物质”作为一切的衡量标准。这种单一的衡量标准正越来越变得难以控制,物质被人为地无端放大,人的欲望无限地膨胀。陈学刚、宋鬼聿、徐弘滨和蒋佑胜都是对当下“物欲时代”人与物质的不同反映!

陈学刚的影像和图本是强调欲望之下,物质和人那种无法想象的生命过剩,以意象的方式宣泄那种在一起纠缠和纠结的情景。一种散乱的、流动的以及无可控的勇往直前,没有终点,飘浮不定,荒诞而具有很强的讽刺意味!

宋鬼聿的作品“归宿的巢”是从对物质化的肯定来看待世间万象的,那些如同黑洞般深邃且向内吸附的力量,足以让人感到集体物化的强大。他把聚氨酯物料喷到画布上形成沫状,并迅速膨胀形成巨大的“蘑菇云”!宋鬼聿利用了这种材料膨胀的原理使其作品有外在物质向内在自我的精神的剖析过程,他把这种成长起来的物质进行剥离,回到一种幽微而更具想象力的心灵世界!

蒋佑胜的系列雕塑作品《灵境》也是一种神话般的人的变异,如网络3D游戏中的虚拟人物形象,但他塑造的这些形象,或神或人,或仙或怪,奇形怪状,如现实的魔障,又如神话中灵界的“精灵”。这些想象的人大多都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身体各处如花盛开,又如人欲横流、物欲泛滥,从四周向人们涌来,这不仅是视觉的刺激更是直击人心的痛处!

徐弘滨的作品一直强调一种人与自然共同成长的理念,他的“聚众效应”作品就是想把人和物之间的那种类似于“心灵感应”体会出来,人是自由的,而物(机器)是设计的,人走进物前,物就运转起来,“植物”就会生长,人离开来,物的一切都进入睡眠状态!这种“感应器”的无形对应恰恰是人和物的一种互通交流关系。

对时间的伤害记忆是每个人所害怕的事,没有人能阻挡时间的运行,少儿希望自己快快长大,老人希望时间慢一点,但时间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轨迹,都在一时一刻中前进着,所以才有“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俗语。但每个人对生活经历的强烈记忆以及很到位的感觉表达,都能引起人们相类似的感情共鸣。陈锦荣、李秀桦和曹小东都展开了个人的成长史,陈锦荣的雕塑——破壳出生的婴儿和蛋上长出来翅膀,也是关于人成长的最初意义,一是出生的婴儿,一个是刚要展翅的“鸟”,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所谓的芸芸众生,他们只是最最微小和微茫的存在!生命在一天一天的转动,长大,但人永远回不到最初,如同鸡永远回不到蛋里,珍惜生命的过程也就能感受每天活着的意义。

李秀桦和曹小东的摄影作品也是展开了一种个人的成长历史,不同的是李秀桦的图片收集,整理出了一个普通女工的成长史,而曹小东通过“篡改”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物而阐述自己对那段历史的沉痛记忆。

李秀桦在一次拆迁过的空荡荡的房中,发现了散落一地的旧照片,里面基本上是一个人的照片,他如获至宝,经过收集和整理呈现了一个人的成长历史。这位池德华女士是湖北襄阳人,环卫职工,从少儿直到现在,大半生她拍了好多照片,从她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孩提的梦幻、青葱的岁月、工作的艰辛以及退休后还在咖啡馆、超市打工,闲暇时还帮女儿带孩子,一生辛劳而朴实。她的照片呈现了一个中国普通人在这个国家的精神面貌!对于任何年代,个人永远是社会的“分子”,尤其是“池德华女士”个人的成长历史以及个人在这个社会所呈现的历史价值和人生意义,是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最应该强调和关注的问题!

然而,曹小东是把“自己”放在历史中来看待历史的发生和发展。中国的历史往往是扑朔迷离、云山雾罩。只有你在其中或经历过那段风雨岁月才有话语权,正是基于此,曹小东把自己置身其中,以个人的假设和想象的“成长史”来看待历史的发生和发展的问题所在。

生长是一种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能体会到那种烦恼和愉悦;生长是在适当的气候下呈现一种无拘无束的生命状态,有时也难免自我膨胀起来,在吸引别人的同时也是自我销毁。无论是意识还是原生态,在今天,都是一个象征性的“分子”。因此,预知艺术家所给予这次展览的“形象”,从生物学的本性来说,才真正能体会到什么是生命承受之轻。

画展信息 ART EXHIBITION
上一月 下一月
周日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 2011-2020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6620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