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画家梵高为爱燃烧受苦一生

画家梵高为爱燃烧受苦一生

分享到:

  三十七岁的印象派油画家文森特·梵高长眠于奥维尔·舒尔·奥文斯尚未成熟的麦田里。这位以燃烧般的热情从事绘画的巨匠画家,究竟喜爱什么,祈求什么?

油画:《麦田》,画家:文森特·梵高
油画:《麦田》  画家:文森特·梵高

梵高眼中的奥维尔景色

  奥维尔·舒尔·.奥文斯城的景色宜人,夏季一片青绿,秋季则呈现出黄色,收割之后就变成土褐色的景象,四季变换不同的色彩;而夏季是梵高心中最美的季节。三十七岁的梵高来到这里的时间,正是绿色耀眼的五月二十一日。

  [奥维尔真美……天气晴朗,真是一个恬静、典型的乡村。]

  这是梵高对奥维尔的第一印象,他当时所看到的风景,至今依旧没变。

  若想到奥维尔旅行,从巴黎乘电车大约需要一小时。电车缓缓穿过法兰西岛的森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奥维尔车站,光辉夺目。天气晴朗,阳光普照,微风拂煦,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白杨树的枝叶伸向蔚蓝的天空,白色叶子在风中飘飘吹动。那年正当紫丁香的芳香在四处飘香之际,梵高独自从这个车站走出来。

  沿着奥维尔车站前面简朴的大街向左走, 公所前便是画家梵高曾居住的哈福旅馆,它的古老身影仍保留至今。另外,沿着这条街道向右走,便是映照着白杨树影的瓦兹河。每逢星期假日,总见一群人携家带眷地在河边欣赏水上滑行,欢笑声响彻云霄。有时,携带油画写生道具走来的梵高幻影,似乎也在这样的画面中时隐时现。

  梵高在这里虽然只住了七十天,但是,他的生命此时却像燃烧的火焰般炽热、执着、升华,在世人心中,梵高的生命一直在延续……

为爱徘徊的梵高灵魂

  梵高是牧师夫妇的长子,出生于荷兰的松丹特,是一个固执而寡言的孩子。但是,他每天都带着弟弟西奥出门观察大自然,是个特别热爱大自然、性情温和的小孩。相差四岁的弟弟西奥对梵高来说,是少数理解他的人之一,也是画家最爱的亲人。

  十六岁的梵高与学业无缘,毅然走入社会,先后做过画商、教师和传教士,但是他的感情生活却过于单纯、幼稚,处事也过于认真、执着,以至于无法被他人所接受,职业生涯很不顺利,难以长久任职。

  一八七八年,梵高前往比利时的贫困煤矿镇波瑞纳吉传教,甚至将衣服和微薄的薪金分给矿工人,自己仅以粗布衣服和少量水与面包维持生活,几乎是以过于献身的精神从事传教活动。前来观察的传教委员会成员视梵高为[脱离常规的怪人],任职期满后,梵高未能获得正式传教士的资格。

  梵高别无选择,只有拿起画笔,走上职业画家的道路,从事幼儿时代就喜欢的油画,将得不到满足的灵魂投入油画布上。

  画家梵高满腔的火烈热情不仅放在油画上,而且还倾注与他所爱的女性和朋友身上。

  梵高向表姐凯求婚遭到拒绝,但对她的思念依然难断,甚至,他将手放在她家的灯火上而严重烧伤,想着:[我只有这样做才能与凯见面!]梵高将满溢的爱情倾注在他人身上。也希望自己得到同样的回报。然而,当欲望不能满足时,他那无处投放的热情,终究烧炙在自己身上。

  梵高二十九岁时在海牙学习绘画,有一天外出,遇见在街头角落低头不语的妓女西嫣。画家梵高以孤独的目光注视着她,说:[我想如果你能为我做绘画的模特儿,多少我可以给你一点钱……]

  当时,西嫣为了抚养家人而在街头卖淫,身上患有淋病,还怀着父亲不详的孩子。梵高与西嫣共同生活之后,为了使她能维持生活,就用西奥寄来的生活津贴多买一些食品分给她;后来甚至下决心,为了真正拯救西嫣而想与她结婚。

  这种牵强的恋爱,终于遭到西奥的反对。但是,真正使梵高绝望的是西嫣仍在暗地里做妓女。因此,一年半短暂的[家庭]生活,至此不得不宣告结束。

  梵高倾注了燃烧的爱情,可是他越爱却越与[爱]疏远。苦恼与无处投放的热情,促使梵高埋头于绘画世界……

  梵高比以往更专心于绘画,通过从事画商的西奥引见而前往巴黎,结识了画家莫奈雷诺阿毕沙罗等印象派画家,其中,高更是梵高最尊敬的画家。

  一八八九年,梵高与高更在法国南部的阿尔开始共同生活。但是,由于两人性格的不同,使得梵高的期待落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高更便离开了阿尔。对未来充满绝望的梵高,等到的只是对他百般折磨的精神病发作。

  住进圣雷米精神病院治疗的梵高,能够依靠的只剩下弟弟西奥一人了。西奥介绍兄长梵高前往类似出生地的松丹特的巴黎近郊城镇奥维尔·舒尔·奥文斯,那里有西奥的知心朋友加塞医生。奥维尔的美使梵高的心情平静下来;但梵高仍然孤独无助。

  尽管画家梵高为周期性精神病发作而苦恼,但他为了弟弟的相依之情而决心活下来。如果没有这种与弟弟的相依之情,精神病发作的恐怖早就把他搞垮了。不间断的与西奥相互通信,成为梵高的精神支柱。

  然而有一天,梵高与西奥发生微小的争吵。原来,没有领到薪水的西奥因为不方便给梵高汇款,无意中发了牢骚,这种牢骚对西奥来说,只不过是说漏嘴的怨言而已,可是对梵高来说,却是难以承受的犀利言辞,甚至因此而间断兄弟俩之间的联系。

油画:《加塞医生》,画家:文森特·梵高
油画:《加塞医生》 画家:文森特·梵高

永远相依的梵高兄弟之墓

  梵高向往常一样,拿着油画写生工具从旅馆走出来,但是在他怀里却紧紧握着一把借口赶走乌鸦而借来的手枪。一位农夫刚好走过麦田小道,听到梵高嘴里嘟囔着:[没办法了,没办法了……]

  梵高走进麦惠摇摆的麦田深处,将枪弹打入腹部,枪声在洒满夕阳的大片麦田上空回荡……

  他一边按住从腹部流出的火焰般的鲜血,一边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旅馆。旅馆主人立刻联络西奥。西奥飞快的乘上第一班往奥维尔的火车,来到梵高的病床旁边,浑身瘫痪、泣不成声。那天稍稍好转的梵高,一边插着氧气管子,一边喃喃地说:[弟弟,不要伤心,我是为大家着想才这么做的。]

  其实,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但身体虚弱的梵高拒绝接受治疗。西奥拉着兄长的手说:[我自己开一间小画廊,我举行的第一次画展,将是你的个人画展。你一定要好起来,完成这个计划!]

  第二天早上,在西奥的看守中,画家梵高安静的离开了人世。

  梵高死后,从他的衣服的口袋里发现一封写给西奥的信。

  [亲爱的弟弟,谢谢你寄来的贴心的信和五十法郎。想写的事情本来很多,可是我想没有用了、听说你的家人平安,我就放心了。生活顺利,比什么都好……你过去在许多幅画上一直是与我交流的伙伴……说到我的事业,我为它豁出了我的生命,因为它,我的理智已近乎崩溃……但你不是我所知的那类商人,我想你依然站在人性的一边,既然如此,你还指望什么呢?]

  西奥深爱着梵高这位兄长,当梵高去世时,西奥的心也已经死了。在梵高葬礼之后不久,西奥也患上了与梵高同样的精神病,住进了医院;但是,却未能恢复健康,在妻子的守护下,依旧追随哥哥离开了人世。

  在教堂四周的麦田里,可以看见梵高兄弟两人的坟墓,默默并排在大墙左侧。这两个不顺眼的小墓碑,被加塞医生栽种的常春藤包围着。

  梵高和西奥,生前为这个世界创造并保留了众多绘画。正如梵高生前反复诵读的:[世人皆离不开“生死”二字。]如今在那美丽的奥维尔麦田里永远相依,与世共存。

© 2011-2017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