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情色画家克林姆特的不凡恋情

情色画家克林姆特的不凡恋情

分享到:

油画:《雅典娜》,画家:克林姆特
油画:《雅典娜》,画家:克林姆特

从维也纳森林传来的消息开辟了世纪末艺术的大门

  美丽之都维也纳静静地伫立在缓缓流过的多瑙河畔,圣史蒂芬大教堂的尖塔刺穿了蓝天,耸入高空;登上尖塔眺望,被森林环绕的古都维也纳便一览无遗。至今,每当月上梢头,城市中到处传来华雨滋般的乐曲,以及人们举杯享乐的欢笑声。在享誉世界的国立歌剧院和城堡剧院,聚集着系黑色领结的绅士和身着晚礼服的贵妇们,他们为维也纳华丽的舞台拉开序幕。身处于这座城市中,使人陷入一种错觉,仿佛十九世纪依然延续至今……

  但是,距今约一百年前的一八八九年冬天,从森林中传到维也纳的却是震撼全国的不祥消息——统治奥地利的哈普斯堡王朝唯一继承人鲁道夫大公,在森林的别墅中,与有希腊血统之十七岁的男爵女儿,一起用手枪射击头部自杀。鲁道夫大公自杀之前,还对另一位女友舞女茲伊.卡斯巴尔说:[让我一起死吧!]但是被她一笑置之。原来,鲁道夫大公只是想死,陪伴他的人是谁都无所谓。

  不仅仅是鲁道夫大公,整个维也纳似乎都身患重疾:贫民得不到救济,百分之三的婴儿夭折;为了菲薄的薪水,甚至连小女儿每天都不得不工作十五个小时以上。许多人积劳成疾,撒手人寰,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结核病。

  上层社会也常腐败,在一八七零年代空前的建筑热潮中,产生了许多暴发户,他们为了获取爵位,把用股票赚来的钱捐赠给慈善事业,频繁出入宫廷贵族的沙龙,设法接近名门望族,上流社会因而充满了嫉妒和野心。

  据弗兰茲.约瑟夫皇帝的都市大型改造设计,拆除中世纪以来的城墙,将之变为环城马路,确实使维也纳增添了华丽的气氛;但在其背后,确实隐藏着极端的阴暗。每天夜晚喝酒和女孩子们嬉戏、与思想激进的年轻人高谈阔论的鲁道夫大公,最后彻底的厌倦了人生。奥地利哈普斯堡家族一向以[与其进行战争不如联姻]作为战言,从而透过政治联姻而登上欧洲强国的地位。但讽刺的是,哈普斯堡家族欲也因鲁道夫大公的自杀惨死,而失去了王位继承人。

颓废之都的矛盾之花——克林姆特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所生活的世纪末维也纳,可说是乌云笼罩。他的绘画在豪华装饰下包裹着糜烂性爱以及颓废的色彩,而这也正是当时弥漫在这座城市里的气氛。

  克林姆特很早就以其装饰画的才气而受人属目,成功的创作了城堡剧院的穹顶画等大型作品,跻身于当时资产阶级的行列。但是,他从一八九二年三十岁时,由于相继失去父亲和弟弟,转而向[艺术家]的路途前进,走出了更为激进的步伐。克林姆特笔下充满性爱寓意的画面,常常引起称赞与否定两极化的激烈争论;一八九七年,他组成的前沿艺术家团体[分离派],就是他前沿行动的证明。

  表面上,克林姆特是一位描绘上流社会妇女、快活而亲切的肖像画家;但是,私底下,在他的房间里,却常常聚集着数十名赤身裸体、来去自如的模特儿,他与她们甚至常常进行性爱游戏,追求肉体享乐。克林姆特的这种[双重面目],在他一生中处处可见。例如,他对摔跤和击剑等运动深感兴趣;而与这种阳刚外表相反,他却具有纤细和内向的女性特质。

  他对女性也有着不同的品味,在分离派创立之后的[黄金时期],三十五岁的克林姆特同时爱上了完全不同类型的两位女性,一位是阿尔玛.辛德勒,她后来和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结婚,改名为[阿尔玛.马勒]而名留青史;另一位是与他终生为伴的艾米丽.弗罗格。有趣的是,从一八九七年克林姆特写给艾米丽的情书里所出现的字句,可以找出他被阿尔玛所吸引的蛛丝马迹——[亲爱的艾米丽,非常遗憾未能前去拜访您、、……]

解放[束缚]的聪慧女子——艾米丽

  在性生活上狂放不羁的克林姆特,与艾米丽却终生互敬合作。两人相遇之时,艾米丽年仅二十三岁。由于克林姆特最亲爱的弟弟不幸早逝,而弟弟妻子的妹妹就是艾米丽。克林姆特在代替弟弟处理弟媳家庭琐事的过程中,和艾米丽逐渐坠入爱河。

  在那个女性还只是男性附属品的时代(女士优先只不过是种礼仪),艾米丽姐妹独立开设了时装店,开创时代的[由女性为女性做衣服]的先例。艾米丽的时装沙龙[卡莎.皮格拉(小屋之意)],就位于玛利亚希雨福大街上。无论过去或现在,这条大街栉比鳞次的高级商店,总是吸引着众多的游客。

  克林姆特和分离派时期的伙伴们,一同建立了一个设计家团体[维也纳工作室]。与这个工作室定有契约的艾米丽,认为[女性能舒服地敝露酥胸,比戴着饰有皇室徽记的徽章更重要],在这种大胆想法下,她把[短裙]当作时装出售。在此之前所流行的女性服装式样,是用鲸骨制成的束腹勒紧腰部,使肋骨几乎变形,创造出[可让男人双手搂抱]的体型。而美丽机敏的艾米丽姐妹的时装,超越了阶级的限制与包袱,因而广受欢迎。她们是二〇年代活跃于巴黎的香奈儿的前身,也是将妓女从[束腹]中解放出来的先驱。

  克林姆特和艾米丽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与正常夫妻并无不同,两人心心相印,相互尊重。依照克林姆特的提议,他们开始每年夏天在阿特西湖畔避暑。艾米丽在独立经营事业的同时,更费心的为克林姆特打理一切生活琐事,使他能专心致志埋头创作。据说两人之所以没有结婚,也是由于她考虑到不想剥夺克林姆特的自由。

  艾米丽是一位思想成熟又聪明的女性,她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克林姆特狂放不羁的男女关系,两人之间培育了超越[性爱]的信赖关系与非凡的爱情。对于身为时代领袖、经常和古老传统进行对抗的克林姆特来说,艾米丽是非常安静沉稳的;和她共度的宁静而温馨的日子里,克林姆特的创作结出了丰硕的果实,留下很多令人着迷的杰作。

激发艺术家热情的维也纳之花——阿尔玛

  尽管克林姆特在艾米丽身上获得了理想的爱情生活;但是在他的人生道路上,却又出现了另一位[命运中的女人]——阿尔玛。她有着一双具智慧魅力、近似紫色的蓝眼睛,是让作曲家马勒和许多天之骄子爱恋的[世纪末维也纳最美丽的花朵]。

  三十五岁的克林姆特第一次遇见阿尔玛时,她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女。那是在成为阿尔玛继父的卡尔·莫尔(克林姆特分离派的同事,后来成为阿尔玛的丈夫作曲家马勒的舞台监督)的家里,分离派召开第一次聚会的时候,克林姆特在纯洁少女阿尔玛的美貌和智慧的深处,发现了魔性般的光辉。被这种矛盾的魅力所吸引的克林姆特,成为阿尔玛初吻的对象,唤醒了阿尔玛潜藏的魔性。另一方面,阿尔玛也被克林姆特所吸引,[多么俊美啊!像个美男子,精干、激进、莽撞。我们希望能生活在一起……]

  但是,艾米丽的存在已经是人尽皆知,当然也传到了阿尔玛的双亲那里。由于遭到父亲母亲的强烈反对,两人被迫分开。

  尽管如此,克林姆特炽热的爱恋却终生不渝。他所描绘的女性那种纤细的肢体、优雅而妖娆的白皮肤、勾魂的双眸……在克林姆特绘画中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命运中的女人],都是阿尔玛的身影。

  五年后,阿尔玛二十三岁时和马勒结婚;被马勒束缚了自由的婚姻生活,因丈夫的去世而结束。一九一五年,她和建筑师瓦特.克罗皮乌斯结婚,后来又成为诗人弗兰兹.维尔菲尔的妻子。但是,除了丈夫之外,她还是画家奥斯卡.柯克西卡、作家卡尔.克劳斯等激进学者、艺术家们的情人,不断激发男人们的创作才能。

  阿尔玛和艾米丽与克林姆特的一生息息相关,和谐共存,也与他的创作源泉紧密相连。一九零二年,克林姆特四十岁那年创作的《艾米丽.弗罗格肖像》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据说在十六年后,因脑溢血去世的克林姆特,临终前还不断呼唤着艾米丽的名字。而艾米丽则在克林姆特去世三十四年后,静静的结束七十八岁的一生。

  从皇宫到国立歌剧院,独自走在繁华的克雨特纳大街上,观赏优美而辉煌、且隐藏着世纪末浓厚色彩的维也纳。在街角微暗的灯光下,隐匿着克林姆特和两位女性的回忆,日复一日地将游客带领到那个颓废华丽的时光中。

© 2011-2017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