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生平及主要作品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生平及主要作品

分享到: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Geertgen tot Sint Jans)的生平,人们知之甚少。扬斯的出生地,据说在莱登。扬斯的生年,大约在1460-1465年间:卒年大约在1490-1495年间。扬斯去世时的年龄,一说是28岁,一说是35岁。

油画:旷野中的约翰,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油画:旷野中的约翰,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早年(1475-1476)是布鲁日圣约翰、圣路加公会的徒弟,这期间曾向一位书籍插图画家学习。后定居哈雷姆,成为阿尔伯特·凡·奥瓦尔特的学生。不过,这个学生天资聪颖,扬斯的成就后来超出了自己的老师。关于扬斯的姓名,值得一提的有两点。其一,所谓“荷兰的海特亨”,可能即指扬斯。其二,Sint Jans翻译过来,即“圣约翰”,这便成了扬斯的外号。库蒂翁在其《佛兰德斯与荷兰绘画》中指出,这外号跟扬斯的名作《旷野中的约翰》有关,法国人因而把他的名字译成Gerard de Saint-Jean(画圣约翰的热拉尔)热拉尔·德·圣约翰。也有人认为,扬斯的外号与他在哈雷姆时“置身于约翰骑土团的僧侣们之间”有关。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活动的哈雷姆,是当时北方的一个经济文化中心。在尼德兰,经济上的繁荣富庶,文化上的昌盛发达,是始于南方的佛兰德地区,到15世纪下半叶,北方才逐渐地兴旺。艺术领域里,正由于扬斯的出现,才改变了北方画坛自中世纪以来的手工匠人的水平。如果把佛兰德斯与荷兰分别论述,那么,不是凡·艾克(佛兰德斯),而是扬斯,开创了荷兰绘画的崭新历史,奠定了北方画派(相对于佛兰德斯而言)的传统:对光与色的孜孜不倦地探究。

油画:基督圣诞,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油画:基督圣诞,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的油画《基督圣诞》是开荷兰画派之先河的一件伟大的小作品。说它小,因为它尺寸小。但就是这件小作品,迷倒了哈尔斯伦勃朗维米尔等大师们。前景以仰躺于牲口槽里的初生的圣婴为中心,激动的小天使们蹁跹而至,马利亚双手合拢,俯身凝视。约瑟站在她的身后,注目圣婴。他们身边是牛与驴子的庞大的头部,它们仿佛也为这一奇迹所感动而处于冥想状态。远方,夜空下,篝火旁,一个通体明亮的小天使向牧人们报道这一喜讯。此图的伟大之处,在于扬斯对于光线的独特的巧妙处理。圣婴的身体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它自下而上照亮了近旁的马利亚和小天使们。远处,与其说篝火是光源,不如说透亮的天使是光源,仿佛彼处夜空中的一轮明月。画面的大部分处于阴暗之中,夜幕下的景物,则依其与光源的远近、受光的强弱、反光的多少而呈现出鲜明的层次感,作品强烈的明暗手段制造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神秘的宗教气氛。由于光源色只有一种,故而全图就被统一于棕色调之中。扬斯的这种尝试,过了大约150年后,在著名的法国画家拉图尔的“夜间画”中,才再一次找到回应。

油画:焚烧施洗约翰的遗骨,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油画:焚烧施洗约翰的遗骨,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焚烧施洗约翰的遗骨》则显示了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对于荷兰画派的另一方面的贡献。此图是扬斯为哈雷姆的约翰骑土团描绘的三联祭坛画的右翼的外侧。(其内侧是描写众多人物哀悼基督的场面,藏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画面的主体部分是前景,题目即据此而定。而实际上,全图由五个独立的部分组成,借自然景观把它们联系成仿佛一个完整的画面。扬斯以此体现了他非凡的时空观和极富说服力的生动的叙述方式。画面上部绘掩埋圣约翰的遗体的情景。绕过山石,是希律王后希罗底在埋葬施洗者的头颅。近景写公元4世纪罗马皇帝、叛教者朱利安下令将圣约翰的遗骨从坟中挖出并公开焚烧。左边的中景画马耳他骑士团奇迹般地发现未被烧掉的遗骨。右边的中景延伸至右上角,描绘公元1252年圣约翰的遗骨被迎奉于圣贞德修道院。画中人物众多,画家扬斯竭力表现每一个人的本来面目,马耳他骑士团一组人的肖像尤见功力。对于人物内在的精神世界的揭示是通过人物的外貌、神态等方面的性格描写来达到的。扬斯塑造的群体肖像模式,给予哈尔斯、伦勃朗以有力的启示,成为这一特殊体裁的先驱,它也是荷兰画派独特的面貌之一。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对于荷兰绘画的贡献,不仅仅在于上述两方面。尼德兰文艺复兴的精神与文化,皆出白于中世纪晚期哥特式,特重宗教。凡·艾克注重人物内心,韦登进一步发展了对人物心理状态的刻画。但是,他们的心灵更近于修道的隐土,在沉思静默中与上帝对话,表达虔敬之情。15世纪下半叶,随着市民阶层影响的增强,意大利人文思想的传播,画家便面临这一问题:如何在绘画中表达普通人的温情(而不只是宗教感情),注入人道主义意识(而非仅仅作为宗教工具)。扬斯出色地完成了时代赋予的任务。《基督圣诞》以朴实的笔触传达了温馨的感情。《圣家族》则犹如一帧全家福,透出一股浓浓的家庭温情,简直就是一个荷兰市民家庭的全体合影,大家都郑重其事,严肃认真,为摄影师留下这珍贵的历史性镜头。气氛肃穆,态度拘谨,愈加显示出人物各个不同的个性神采。他们不是想像中的神或者英雄,而只是一群普通的平凡的荷兰市民。因此,女性的温柔娇媚,孩子的天真烂漫,男人的沉稳坚毅,这些因素就不只是表面的特征了,它们是不同人的个性与精神世界的本质反映:发扬人性的光辉,摒弃庸俗委琐的一面,展示相异的个性特征。它们是理想化的,但又是写实的,是精妙绝伦的严谨精心的构图方式。前景两组人物由两列廊柱隔开,各自呈一三角形。中间与后景的两组人物又构成一个倒三角形。教堂的廊柱与肋拱构成严整的序列。小犹大(雅各和马利亚的儿子)手执长长的点火竿,斜切画面,破除了构图中的呆板,这神来之笔令人拍案叫绝。配合这构图方式,则是细心酿造的色调:画面上部的教堂拱顶以白色调画出,下部前景的色调则参差错落,极富韵律感。相对于韦登的戏剧性心理效果,扬斯的严谨规则表明了他对于明晰的形态的有意识追求。

油画:东方三博士的膜拜,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油画:东方三博士的膜拜,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在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的艺术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因素,那就是风景。在《焚烧施洗约翰的遗骨》中,断开的场面是由绵延的风景将它们统一为一个整体的。油画《东方三博士的膜拜》中,作为背景的风景已有趋向独立的特征。这种情况在油画《拉撒路的复活》图的上部几乎成为现实:城堡、山丘、路径、桥梁、湖池、树木形成一幅完全的风景,其清静安谧令人神往。《旷野中的约翰》,风景则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岗峦起伏,河流蜿蜒,树木荫荫,花草寂寂,扁角鹿与兔子出没其间,薄暮的空中鸟儿归巢。这近于原始的大自然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由自在、自生自灭,其荒凉苍邃、幽深沉寂令人几欲泪下,抒情的风光与冥思的施洗者融为一体。

油画:拉撒路的复活,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油画:拉撒路的复活,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

  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对光与色的探究、对群体肖像的塑造、对风景的再现,以及贯注这一切之中的人道主义的精神,是对凡·艾克传统的继承和发展,既有继承,而更多的是突破。扬斯不仅开创了荷兰画派,对欧洲的画坛也有深远的影响。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