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大胆的创造者——乔托

大胆的创造者——乔托

分享到:

乔托与诗人但丁属同时代人,两人的诗与绘画的贡献具有划时代意义。他们都是“站在文艺复兴门槛上的人”。乔托的壁画意义在于打破了中世纪沿袭已久的死板程式,大胆探索与真实生活接近的宗教人物形象,是意大利绘画最早的革新者。

乔托是文艺复兴时代第一位绘画大师,生于1267年。其诞生地一说是距意大利佛罗伦萨北部14英里的韦斯皮亚诺村落,一说是佛罗伦萨城。

关于乔托从艺的契机,也有诸种传说。有人说少年时代的乔托过着贫困的牧羊生活,但十分爱好绘画。一天,佛罗伦萨的大画家齐马步埃经过乔托牧羊的地方,看见他在一块石板上画一只神态活现的山羊,于是就把他带到自己的作坊。也有人说乔托原是佛罗伦萨一家毛纺作坊的学徒,由于酷爱画画,经常潜入齐马步埃的作坊观看。当时,齐马步埃靠为教皇、神父以及世俗贵族画肖像、壁画的佣金来维持生活。他需要一批受过训练的助手为他磨制颜料,在他画好总的布局以后,帮他填补细节。齐马步埃发现了乔托的绘画天赋,便让乔托跟自己学画。第三种传说,则说他的成长与罗马画派代表人物卡瓦利尼有密切关系,可能卡瓦利尼是他真正的启蒙老师。

乔托生活的时代,正是中世纪的神学和禁欲主义趋于没落,人文主义逐步形成的时代。在欧洲国家中意大利的资本主义发展处于领先地位。佛罗伦萨是意大利城邦国中最繁荣的手工业、商业、文化中心。当然各种社会矛盾也十分尖锐,新兴市民阶级与封建贵族之间的斗争尤为激烈。1215年起出现了归尔甫党和基伯林党,前者主要代表新兴的市民阶级和小贵族,后者主要代表封建贵族,两者之间争斗不止。1289年归尔甫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乔托是归尔甫党的坚决支持者。

齐马步埃是当时佛罗伦萨最著名的画家,1282年当乔托步入他的门下时,虽然他还保留着相当多的哥特式传统,但已经开始了某种新倾向。而比齐马步埃向前迈进一大步的画家则是罗马人卡瓦利尼,他是画家、雕刻家和建筑师,其作品更多继承了古希腊罗马的传统。而当时拜占庭艺术传统占着重要地位,几个世纪来,这种传统艺术变化很小。画在金黄底色上的人物,个个雍容华贵、目光呆滞、没有个性、缺乏真实感。哥特传统强调的是“S”形的运动感,较典雅,且重视世俗生活细节和富有装饰感的衣衫处理。而古典传统主要是指罗马艺术,包括古典的主题和人物造型处理。乔托艺术的时代,各地区的艺术都在这些传统基础上向写实的趋向发展,意大利则得天独厚。希腊、罗马的传统训练着乔托那样年轻的艺术家。

早期的乔托曾到过罗马,看到了许多古代艺术遗迹,这些残缺的艺术遗迹,使乔托领悟到,有探索内涵丰富的罗马艺术的必要。1290年,乔托在佛罗伦萨创作的油画《耶稣受难》,可以见到这些艺术对他的影响。这是乔托遗存作品的最早一幅。乔托改变了耶稣的传统画法,他认为那种画法缺乏真实感,不能使人动情。于是,乔托将一个真人悬挂在十字架上,让沉重的躯体自然下垂,像忍受着可怕的痛楚。在佛罗伦萨,还没有一位画家能如此大胆地创造,这是一次引人注目的变革。不久以后,乔托在阿西西迈开了更大的步伐。

当时,乔托的老师齐马步埃和其他知名画家们均采用传统的表现技法。他们习惯于在已经凝固了的泥墙上作画,这要比在刚刚涂好的、仍然湿漉漉的泥墙上作画要容易得多。但也因颜料不能渗入泥墙深层而不能保存很久。到了文艺复兴后期,齐马步埃的壁画便已经褪色了。乔托则率先使用了一种更为困难,但却相当有价值的作画方式。那就是在刚刚刷过的泥墙上作画。这种画法必须先在墙上涂一层灰泥,在这层粗糙的表面上,用炭笔打下底稿,然后再用湿壁画常用的红色勾勒轮廓。此后再涂上一层细灰泥浆,这才是真正作画的底面。这层灰泥浆很光滑,哪天作画,就在哪天涂上这层灰泥浆;准备画多少,就涂多少。因为在作画的过程中,这层灰泥浆必须始终保持湿润,而且画好之后,便几乎不能再作任何修改了。这便是为什么这种绘画必须要按天数、分成若干个阶段来完成的原因。这种画法被取名为“fresco”,是意大利语“新鲜”的意思。它可趁湿使颜色渗入墙的里层,待墙面干了之后,便十分牢固。墙壁能保存多久,颜色便能耐多久。

壁画:一个凡人的效忠,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壁画:一个凡人的效忠,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乔托的艺术思想和他作画手法一样,也是创新的,乔托不再画那种四周装饰花边的平面画,而是充分利用教堂高耸的梁柱和拱顶作为绘画的空间,并且强化了每一幅画的力度。乔托一步一步地表现着圣弗朗西斯生平的主要事迹。在第一幅名为《一个凡人的效忠》壁画上,年轻的圣弗朗西斯面对着一位长者,这位阿西西的居民把他的斗篷铺在圣弗朗西斯脚下,用来表示对他的忠诚并预言有朝一日他会成为圣人。这时的圣弗朗西斯仍然穿着富商儿子经常穿的衣服,一派富豪公子的模样儿。后来,这位年轻的圣徒,完完全全地抛弃了富有人家的衣着打扮,以叛逆者的姿态,赤身裸体地站在他父亲的面前,诚恳地告诉他的父亲,他将放弃所有的财富和地位,立志成为一名圣徒。而这一情景,也由乔托以稍微夸张的手法,将所有的情节画在第二幅壁画上——《圣弗朗西斯将自己的衣袍送给穷人》。

乔托的《一个凡人的效忠》,构思巧妙,人物与建筑处于完美的平衡之中。而门廊则强烈地唤起人们对古罗马建筑的记忆,这是其他画家在此后的一个世纪内都是无法与之比拟的。画中六个人物,分成左右两组,每组为三人,中间则以给圣徒作为地毯的斗篷衔接起来。圣弗朗西斯的头上闪亮着光环,让读者的视线得以集中在这位圣徒的身上。

壁画:格莱西奥的小床,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油画:格莱西奥的小床,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在壁画《格莱西奥的小床》中,乔托向我们展示了从祭坛到中堂的所有景致。画中所有的景物都是从后面看过去的,十字架向中殿倾斜,露出了支架,讲坛的后面则一览无遗。画面的视觉中心,集中在前排的圣弗朗西斯身上,他在圣坛前正在给还是婴儿的耶稣准备一只有围栏的小床。在圣坛的墙外,许多妇女急于想看到那张小床;左右各站着的两名修道士,则唱起了赞美诗。他们被刻画得十分真实生动。如同乔托其他大部分作品那样,《格莱西奥的小床》也运用了人物与建筑物的相互衬托方式,例如读经台突出了圣弗朗西斯的形象,而装饰着圣诞花环的圣塔,则充分突出了画面的垂直感,使整个画面空间紧凑而不紊乱。乔托是第一位将故事置于时代的环境背景中的画家。城市是乔托所熟悉的,风景也是他周围真实的空间。对于描绘那些发生在当地,并为人们记忆犹新的宗教事件——如圣弗朗西斯的生平的现实主义手法,其意义就显得尤为重要。

壁画:在亚勒索除妖降魔,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壁画:在亚勒索除妖降魔,画家:乔托·迪·邦多纳

在那幅《在亚勒索除妖降魔》,所描绘出的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令人叹为观止!城墙里面的城市,耸立着色彩斑斓的房舍、高塔、烟囱、屋顶和阳台,它们构成了建筑的高美。这幅色彩华丽、轮廓清晰的作品,让当时的人一眼就能认出那就是亚勒索。

所有这些壁画,都以其朴实无华和深邃的宗教信仰而感人至深。在乔托看来,无论什么观念都可以用绘画来表现。

在阿西西教堂,乔托不仅在思想上接受了圣弗朗西斯教派的影响,同时也与许多各地名家相识。这一时期是乔托在艺术上突飞猛进开始冲决中世纪艺术传统的时期。在此以前,艺术家描绘的不是人而是雕琢的偶像,这与乔托表现的有血有肉、有爱有憎的人物形象形成鲜明的对照。在其他人的画面上,人物的安排是呆板的、对称排列的平面构图,而乔托的人物组合则是有前后层次的,人物的脸庞和衣褶也开始表现出富有明暗变化的光感效果。在这以前,画家如果在一幅宗教画上描绘树木、花朵、溪流或任何自然景物,都被认为是亵渎神灵,但乔托却勇敢而巧妙地用大自然美好的景物作为他壁画的背景。在乔托的心目中,圣弗朗西斯是不会对金碧辉煌的背景感到自在的,因为他也曾是个牧羊人。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