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格列柯的主要作品及绘画风格

格列柯的主要作品及绘画风格

分享到:

埃尔·格列柯(EL Greco)生于希腊克里特岛。小时候曾画过一些拜占庭风格的圣像画,后来格列柯来到威尼斯,开始接受一些正规的艺术训练。格列柯早期的作品表明,他曾受到过包括米开朗基罗在内的许多大师的影响。1577年格列柯在西班牙的托莱多城定居,一直到他辞世。在格列柯生前,人们并不太接受他的作品,他和他的赞助人——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关系也没能维持到最后。然而在本世纪现代艺术兴起之后,埃尔·格列柯的作品受到了欢迎,透过尘封的历史,人们重新肯定了这位杰出的天才。

油画: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画家:埃尔·格列柯

油画: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画家:埃尔·格列柯

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是格列柯定居托莱多城数年后的一件优秀作品,在圣托米教堂里这张大画的下面,有一段文字向我们讲述了有关奥尔加斯伯爵(Lord Orgaz)的一些故事:两个半世纪以前(1336年前),当奥尔加斯伯爵,即该教堂的资助人唐·冈萨雷斯·鲁伊斯(Don.Gonzales Ruiz)去世时,两位圣徒——圣斯蒂芬(Sants Stephen)和圣奥古斯丁(Sants  Augustine)从天而降,他们亲自安葬了伯爵。《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就是格列柯受圣托米教堂教士的委托绘制的。画面左下角的小男孩(也许是画家格列柯的儿子)正伸出左手,向我们指点着这个场面,两位身着金黄色法衣正在料理死去的奥尔加斯伯爵的人正是圣斯蒂芬(年轻者)和圣奥古斯丁。画面中那些参加葬礼的绅士一个个表情肃穆、庄重,他们的手的刻画非常富有表现力,就像一只只纤巧、无声无息的飞动的蝴蝶,其中既有对死者的依恋,又似乎不愿去惊醒这位“沉睡”的人。画面中天堂和尘世这两个世界被组合在一起,画幅中部偏左的位置,一个天使手捧着一个尚未成形的幼儿的灵魂,正在向上飞升,这时,下界的一位白衣主祭莫雷诺(Commes Moreno)看到了这一切,他摊开双手,脸上满是惊讶、欣喜的表情,这个情节把天堂和尘世这两部分有机地联系起来。耶稣,这位最后的裁判者坐在画面的最上端,身边环列着天使和诸圣徒,在他下面左右两旁是施洗者约翰和圣母。耶稣身着白衣,浑身放射出上界的灵光。画中的云是通向天国之路的象征,许多小天使的身形在其中隐现。

死亡,在格列柯看来,意味着灵魂将进入永恒,生命将得到长久的安宁。身着铠甲、全身松驰的奥尔加斯伯爵,整个体形是一条曲线——就像一个惬意安眠的人,周围则是二片寂静、安详。有些人认为,在圣斯蒂芬的头部上方,有一张向我们直视的面孔,那是画家格列柯本人的肖像。

油画:基督脱衣,画家:埃尔·格列柯

油画:基督脱衣,画家:埃尔·格列柯

在格列柯的另一名作《基督脱衣》中,基督身上的长袍就像一簇跳动的、凄冷的火焰,在他周围是一组冷调子的灰色、绿色、蓝色、黄色,这些色彩相互交织、掩映,共同烘托出一个悲剧性的场面。耶稣身边武士锃亮的铁甲上,映出了他长袍的红光,在他左下方折下腰去的那个人,长襟上也布满红色的反光,阴影部分又是一片蓝调子的冷灰。罗列在耶稣身后的是一片攒动的人头,他们的脸上也映上了长袍的红光。在构图上,耶稣的身形是整个画面的中轴,在他周围,排列了两组半环形的人物肖像,画面空间促迫、壅塞,似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拥在耶稣身边的武士,一个个手执闪着寒光的器械,那些戈矛在此象征性地点出了狞厉、肃杀的气氛。在耶稣腰部以下,又是一组人物,三位惶惶不安、痛彻肺腑的女子正回过头去,望着那一段即将被刻作十字架的巨木——那上面的长钉将刺穿耶稣的脚。在最右边那位躬身凿刻的士兵,面色显得青灰怖人。这一组人物又给画面增加了一层空间,像台阶一样,把《基督脱衣》的画面分为紧密关联的两个层次。在画面最右下角一张破碎的纸片上,是格列柯残缺不全的签名。

格列柯的绘画笔触奔放,人物刻画不拘小节,充满了精神性、表现性的因素。格列柯喜欢使用一种粗糙的猪鬃笔作画(这种笔最初在威尼斯地区被广泛采用,当时的画家已开始选用粗糙的画布作画,柔软的毛笔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在刷底子时,格列柯先用大调色刀在画布上抹上一层动物胶,然后再把用亚麻油调的赭红色用刀涂抹上去。在起稿时,格列柯多用黑色油画颜料或亚麻油调的炭黑去组织构图,一些明亮的地方往往留白或涂上灰白色,面积较大的地力;则直接涂上一些不透明色(如用铅黄去表现人物的衣袍)。

格列柯在绘制大幅作品之前,总要作许多准备工作。有时格列柯会像威尼斯画家那样,先用一些陶制的模型来研究画面的构图(丁托列托等人曾用小蜡像来研究人物动态和作品构图)。在格列柯的工作室里,他有一橱子的陶人专供他研究。格列柯是一个作画很慢的人,他的传记作者帕奇科(Pacheco)谈到:“格列柯一次次地把画拿在手中,一遍遍地修改,不断地改善那些最初的笔触。”

油画:圣家族,画家:埃尔·格列柯

油画:圣家族,画家:埃尔·格列柯

在格列柯后期的艺术创作中,圣像画与肖像画几乎已无法区别,他力图把主观意图附系在他所表现的对象身上,突出对象的性格特征。格列柯笔下的圣母大多长着充满忧郁的大眼睛,尖尖的下巴,脸型瘦长。《圣家族》作于1594-1604年或1590-1598年,画中表现了四个人物:圣约瑟、圣安妮、圣母玛丽亚和圣子耶稣。圣母的头部肖像,造型、色彩的处理自由、大胆而又蓄满深情。圣母的这种脸型在格列柯的技法中,有着特定的图式渊源。格列柯从小生在偏远的希腊克里特岛,在那儿,他见惯了古代拜占庭手法的圣徒像,那些庄严、生硬、偏长的体形同自然形象相去甚远。之后,格列柯接触到了丁托列托的作品,被他那充满热情、刺激性和戏剧性的作品所打动。到罗马后,格列柯开始接触并吸收了手法主义形体夸张的表现风格。这一切在格列柯后来的作品中,都有充分表露。

油画:陌生的绅士,画家:埃尔·格列柯

油画:陌生的绅士,画家:埃尔·格列柯

格列柯的许多作品,选用的都是优质画布,底色为暖调子的红一棕色。近年来,许多批评家指出,格列柯的笔触多少显得粗糙,这或许是受到提香晚年自由风格的影响。在马德里的普拉多美术馆里,当人们走到《陌生的绅士》这幅画面前时,伫立默思的时间似乎要比看格列柯其他作品的时间要长。这位陌生人让人感到似曾相识,却又难以肯定,他也许是一位穷绅士、或是一位圣徒、或是……在格列柯的创作过程中,他一直在寻找不同的脸型和表情,画中的陌生男子在这里是一个温善、和蔼、稳重的绅士形象,他略显松乱的头发、胡须与大睁的、明亮的双眼和浓黑的双眉形成了一个对比,使得这位中年男子在表情上透出一股孩子气,目光显得纯净、无邪。画家格列柯的笔触平静而安定,棕褐色笼罩了整个画面的基调。一圈白色的围领使画面稍微产生了一些视觉变化,但黑白的对比使人物性格显得更加沉静。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