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少年时代的波提切利与《三贤士朝圣》

少年时代的波提切利与《三贤士朝圣》

分享到:

  举世闻名的佛罗伦萨教堂的钟声铿锵嘹亮,令人愉悦的响声荡漾在阿尔诺河的绿波上,飘荡在古老的蓬特韦基奥大桥上,浮荡在无边无际的青瓦楼阁的上空,悠荡在桑塔·玛丽亚·诺韦拉、桑塔·斯皮里托和桑塔·克罗切教堂的顶尖,回荡在稍远的圣明雅多山岗。从这里可以鸟瞰到托斯卡纳古都。古都的上空笼罩着一片青烟,特别是桑塔·玛丽亚·费奥列大教堂的雄伟圆顶以其独特的奇景展现在眼前。费奥列大教堂的钟声惊天动地,使人们的心灵充满激情。在晨光下,在狭窄的街道上,那熙来攘往的人群,仿佛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市中心。在此,人们宛如梦幻般地看到伟人们的传世佳作——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塑像,韦罗基奥多纳泰罗切利尼的雕塑,以及宏丽的维基奥宫。乌菲齐美术宫的正门大开。在众多的世界艺术杰作中也有伟大的佛罗伦萨画家,波提切利的作品。

  桑德罗·波提切利,1445年出生于佛罗伦萨。其父为马里安诺·范尼·阿梅焦·菲利片比,母亲是斯梅拉勒德。这位在佛罗伦萨备受尊重的皮匠和他的夫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儿子波提切利,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是一个好动而又倔强的小家伙,是一个无可比拟的,具有天赋的少年。弹脑门、用脚踢、规劝和恫吓,对小伙子采取的一切办法,根本未能触及他那幼小的倔强的心灵。

  少年的波提切利喜欢凝视天河的星云,牢牢记住那闪射在大地上的温和淡红的晨光。波提切利目光敏锐深邃,他能捕捉到银河中闪烁的孤星。波提切利总是敏锐地观察四周陌生的事物。他全神贯注地洞察树枝阴影与白色罗马雕塑影像如何交织在一起,在清风吹动下飘浮在河上的彩云如何奇异地形成云朵。他也细心观看着姑娘漂亮体态留下的身影。他细听着鸟儿的啼叫和花园中的窃窃私语。

  有一次,波提切利拿回家一枝开花的樱桃树枝,随后就睡着了。他怀抱樱桃枝,即刻坠人心灵中的遨游。总而言之,他是一个不平凡的孩子。

  可是,谁也不知道,波提切利还有另外一个秘密。在他家的旁边就是桑塔·玛丽亚·诺韦拉教堂。当同龄人正在耍刀弄棒或在阿尔诺河中戏水时,这个孩子却常常悄悄地钻进阴暗而又清冷的祭坛,长时间地注视马萨乔的壁画。此时,他当然对画家的名字一无所知,大概也不理解壁画的主题。不过,在他的脑海里却留下最美好的神奇的艺术。当波提切利长大成人之后,脱离了父母的呵护,独自游荡和观望,观看佛罗伦萨的壁画、雕塑和多彩多姿的神殿。就这样,他了解了自己城市的内涵。常常望着人们的脸庞儿,他苦思冥想,如何才能吐露出心中的蕴积。一次偶然机遇帮了他的忙。

  乔治·瓦萨里是知名的意大利画家。他说过,波提切利的父亲对这个脾气古怪的小家伙已经厌烦了,无可奈何地把波提切利交给自己的亲戚,让其随金银匠学艺。众所周知,瓦萨里是个马大哈,波提切利父亲家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不过这只是个小插曲,与主题无关。起初,当银匠教波提切利称银子或让他准备劳动工具时,他显得极为痛苦和煎熬。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小伙子开始绘画了。而主要的还是发生在以后。一早波提切利就从壁柜里找出画笔和颜料。各式各样的颜料瓶子摆放在落满尘土的架子上,而画笔则堆放在一个角落里。当波提切利胆怯地在洁白的纸上画上第一笔时,他骤然明白了,这才是自己的幸福。

坦培拉:三贤士朝圣,画家:波提切利

坦培拉:三贤士朝圣,画家:波提切利

  当波提切利完成了许多美妙的创作,成为佛罗伦萨知名的一流大师之后,据瓦萨里说,很自然,他最终“受到委托去桑塔·玛丽亚·诺韦拉教堂画人物木板画,虽然当时画的尺寸并不算大”(人们还记得,波提切利小时候曾跑到那里去欣赏马萨乔的壁画)。波提切利终于有机会在自家门口的神殿里作画。瞧,我们眼前的这幅《三贤士朝圣》完成于1478年,给画家波提切利带来巨大的荣誉。不能不注意到,画中科西莫·美第奇正在跪拜的人物似乎与马萨乔壁画中的人物有相似之处。

  让我们回来继续讲神奇的故事。这样一来,波提切利获得大量订件,为活着的和已故的美第奇家族的魔法师和贵宾们画肖像——其中有科西莫、彼埃罗、焦万尼、朱利阿诺,当然也有绰号为“伟人”的洛伦佐本人。他们周围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有诗人、哲学家和学者,而波提切利则被冷落在一旁,似乎现实与他无关。在这种状况下,波提切利非凡的性格更加突显出来,更加独立深入地去剖析生活。他不愧是文艺复兴时代的人。皮科·德拉·米兰多拉曾写道:“我把你放置在俗世生活中间,从而使你能更好地观察俗世生活的一切。”而波提切利恰恰一生崇高和忘我地遵循此信念。波提切利炯炯闪烁的目光审视着而又有些忧郁地观察着人们。几缕波纹散发遮盖着他那低低的发亮的前额。他双眉紧锁,睫毛上挑,射出严厉逼人的目光,画家仿佛要洞察未来,要洞悉每一个自己要画的同代人的命运。而这样的苦思冥想使画家的面部表情更富有表现力和内涵。波提切利似乎预感到,当今佛罗伦萨的统治者美第奇家族将面临无可逃避的厄运。他用明快而又强有力的手法将他们绘画出来。因此,只要你瞧一眼朱利阿诺,就会被波提切利的直觉力所震撼,仿佛他已预感到这位年轻人即将降临的悲惨的结局。

  当然,从《三贤士朝圣》这幅画,看到的只不过是魔法师在演戏,诗人们在忙忙碌碌,哲学家在高谈阔论。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