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动态 > 蔡国强:火药已成符号 要面对也要放下

蔡国强:火药已成符号 要面对也要放下

分享到:
 
 
蔡国强
 
蔡国强
 
        说到蔡国强,最为人熟悉的莫过于他为2008北京奥运设计的“大脚印”,近日他又有新动作。4月21日至6月3日,蔡国强在浙江美术馆举行大型个展《春》,展出他十几件新的火药画作。而蔡国强制作火药画的过程被以视频方式播放出来。蔡国强出生于福建泉州,曾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和日本国立筑波大学综合艺术研究室,1995年移居纽约至今。

  开幕当天,展厅内杨树飘絮,飘着淡淡的硫磺味。步入六号展厅,巨型丝绸火药作品《西湖》四面环墙,画中的山水景色在一层薄纱下,若隐若现。地面上同样铺上了丝绸,营造出湖面平静的感觉,一条6公分厚的水景步道环绕,仅容数人通过,让人置身于“西湖”其境。

  蔡国强个展得到当地足够的重视。先是杭州当地媒体人员报名争当《春》展志愿者;再是杭州当地政府史无前例地为蔡国强在西湖中央搭建平台,爆破出《西湖》一画;三是开幕当天杭州市委书记参观展览,海内外媒体、文化人士纷纷出席。南都记者前往报道时,发现杭州当地的士司机、普通市民对蔡国强的展览颇为熟悉,展览俨然成为当地一件文化盛事。借此展览,蔡国强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用《春》与西湖写意对话。

  记者:这次展览的缘由是什么?《西湖》这个作品的想法怎样产生?

  蔡国强:因为展览的时间刚好在春天,就选了“春”这个主题。西湖的妙,就妙在它的写意。它虽然是一个写实的西湖,但是从古至今,被逐渐经营成一个诗意的、写意的西湖。所以,我要在杭州丝绸爆破,展现西湖的诗意。

  记者:为什么选择到杭州来做展览呢?

  蔡国强:浙江美术馆邀请我过来的。我来了四次杭州,在看完美术馆的场地后,我觉得应该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与杭州进行一场精神对话。

  记者:丝绸很容易燃烧或卷起来,怎样克服?

  蔡国强:为了不让丝绸烧起来,我们会对火药的量和火药的强度都有控制。其实我自己很没底,因为丝绸是太脆弱的东西。直到去年9月我先以浙江小百花的小演员们为素材,实验性质地用丝绸炸了一幅《丝绸小百花》,心里才有了底:我可以在丝绸上作火药画。不过像这回这样大规模地用丝绸,还是第一次。

  不久前我刚为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做一场爆破,四万支小火箭同时爆破,最后在美术馆的外墙上留下一个麦田怪圈。那个作品的表现阳刚,因为洛杉矶的文化是这样,充满着科技感。

  但我希望跟西湖的写意对话。我还会在丝绸画表面再挂一层薄薄的纱,让她更朦胧一些。去掉火药烧的那些痕迹,表现得更柔和。

  “蔡工作室”只依靠创作生存

  记者:你每次办的展览从场地布置、材料、嘉宾邀请等来看,耗资不少,你是如何凭着“火药”生存并养活整个“蔡工作室”?

  蔡国强:我每年的收入都不一样,不是固定工资。我们工作室只依靠创作,不做其他商业活动,包括广告代理。创作出好的作品会被收藏,有人收藏,工作室就会有钱,那么工作室就会有生存能力了。比如不久前在多哈举办的展览,基本上整个展厅的新作都被买下来了。

  比如这个展览,浙江美术馆作为主办方,有基本的预算;由于资金有限,我们也找赞助,我们泉州的企业家都有参与赞助。

  记者:为奥运会创作“大脚印”,让你一炮而红,与官方合作,有压力吗?会不会限制艺术家的思维?

  蔡国强:在奥运会上那二十九个脚印是与第二十九届奥运会相照应的,所以国家也是支持的,基本没有什么压力。这是我众多艺术作品中的一个,当然这件作品起的作用与其他作品不同。一方面,它让大众有了更深入了解的机会;另一发面,它能恰到好处地把艺术家个人创意放到国家仪式上,同时这个国家仪式也能容纳艺术家的个人想法,让艺术家充分发挥自己的创意。我想这以后也会对其他奥运会有影响。

  创作上也会有摇摆不定的时候

  记者:你在创作过程中有遇上瓶颈吗?

  蔡国强:会,也会有摇摆不定的时候。例如我九月份就要到丹麦办展览了,但是到现在还没定好方案。因为我很想做有关海盗的主题,我对此也做了很多的研究;但另一方面,根据丹麦甚至北欧的文化,我也想做有关色情的主题。但最后,我最喜欢看到什么就会做什么。我这个人做事情就想回归到动物的方式,也就是完全靠感受。当然当中会用理性去调查研究,但到最后的创作还是要回归到感性。

  其实我的脑子平时都不在想艺术,而是在想政治问题、社会问题、中国在高速发展中所碰到的瓶颈等问题。

  记者:用火药作笔墨这种方式会继续做下去吗,会不会担心会变成一个符号?

  蔡国强:这些已经变成符号了,所以我既要面对它也要放下它。其实我们可以把火药当作颜料,就正如一些画家,一辈子都在画油画、画水墨。关键在于不同的时期要有不同的意义。我在洛杉矶也做了很多很好玩的创作,比如用火药炸出我奶奶的照片,甚至还炸出报纸。我不给自己界定一定要改变,自然而然的画展最好。

  记者:部分人不太了解火药艺术,甚至有人质疑,你有想过去引导他们吗?

  蔡国强:我当然是因为喜欢才会去做的。关于价值问题还是需要留给历史去判断。我希望观众能在观赏的过程中,感受到能量,感受到物质的转化,感受到矛盾,知道火药并不只是破坏,还会创造出很多东西。

  记者:你之前说要盖泉州当代艺术馆,现在情况如何?

  蔡国强:最新进展就是想把这种模式定位定得更高一点。但是要养活这些想法,又要有新的资金与地方。现在包括选址等很多东西都没确定。很多人认为这不就是创造一个展览馆嘛,其实不是。我希望创造一个精神高度,让这个亮点有足够的亮去照耀过去,创造未来。

  声音

  浙江美术馆馆长马锋辉:不敢想象但终实现

  蔡国强的创作属于当代艺术,但他根植于传统艺术,比如说他的材料丝绸、纸、火药都是中国的传统发明。他每次展览的创意都会与当地的重要地标和人文精神结合起来。他这次到杭州考察人文景观,去了灵隐寺、永福寺等,我也陪同了。此展作品,是他根据展馆特征量身定做的。他提出在西湖上做一个平台进行展览,因为我对西湖非常敬畏,难度太大了,甚至不敢想象,但最终实现了。

 作者:南方都市报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