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微博有画微博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德加——迷恋舞者的孤傲画家

德加——迷恋舞者的孤傲画家

分享到:

  十九世纪末印象派油画家埃德加·德加每晚或出入歌剧院,或坐在郎香赛马场的贵宾席上,敏锐地观察并感受世纪末巴黎的变化。现在让我们漫步于巴黎街头,寻找当年所宠爱的近代世界气息。

油画:《自画像》,画家:埃德加·德加
油画:《德加自画像》 画家:埃德加·德加

画家的孤独晚年

  二十世纪初的巴黎,在咖啡馆林立、汽车穿梭往来的林荫大道,一位右手拄着拐杖、头戴礼帽、身穿大礼服的老绅士正在路上走着。老人虽然失去了视力,但听觉很敏锐;他透过声音,去了解外界的动态。这位老绅士全心的感受来往车辆的引擎声、建筑工地工程进行时的敲打声、从远处圣雷扎车站传来的汽笛声,以及蒙马特春天的气息;然后,默默地回到自己的画室。

  这位老人就是埃德加·德加,他是一位以描绘芭蕾舞者而出名的印像派油画家;此时的他已年过七十。画家德加一辈子单身,晚年时,女管家左耶照顾他简朴的起居生活;他每天深居简出,远离朋友和他曾活跃过的美术界。德加的画室距蒙马特不远,位于维克多·马斯街三十七号公寓的三楼,屋内仅有陈旧的镀锌浴盆。穿着芭蕾舞裙的小舞者蜡像和画架上未完成的炭笔画;此时的他,由于视力衰退,而将重心转向雕塑艺术,把较小的芭蕾舞少女塑成体雕像。

雕塑:14岁的舞者,画家:德加
雕塑:14岁的舞者 画家:德加

  德加晚年少数的好友之一,保尔·瓦勒希谈到德加:[德加非常孤单,后来又由于眼睛失明,连想自己生命一样重要的油画也必须放弃,更使得他成为一个双鬓的老人。]但对于把毕生精力献给艺术的德加来说,孤独却是一种享受。他说:[最近,我每天几乎都有半天是在画室里度过的,并利用剩下的时间散步,大各处去逛逛,这是我的新嗜好。]

绘画生涯的开端

  埃德加·德加(本名伊莱尔·热尔曼·埃德加·德加),生于一八三四年七月十九日,父亲是富有的银行家皮耶·奥古斯特·伊尔森特,母亲塞莱斯蒂娜·梅逊是美国一位贸易商的女儿,因此家里生活十分富裕。德加家里时常举办周末宴会,邀请了许多头上披着打羽毛帽子、身披毛皮披肩的贵妇和带着大礼帽。身着大礼服的绅士;父亲兴致高时,还会来一段凤琴演奏,可说是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在德加十三岁时,不幸的事突然降临这个家庭:他最亲爱的母亲塞莱斯蒂娜去世。德加为了忘记悲伤,开始埋头于从小喜爱的绘画创作中;他在升上高中后,更加热衷于绘画,笔记本上满满都是他的素描作品。德加十九岁时,为了继承家中的银行,曾一度进入巴黎大学法学系就读,但这与他想当画家的心愿互相矛盾,并为此与父亲发生争执。最后德加选择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家业,离家出走,正式开始学习绘画。德加进入安格尔的弟子拉莫斯的画室习画,并在杜伊勒利花园南侧蒙德维街的公寓,租了一间阁楼作为画室。

  没有摆设任何家具的朴素房间,却寄托着德加对未来的梦想。原本期待儿子会放弃绘画的父亲,现在也承认德加在绘画方面的天分和对艺术的执着,决心全力支持他;而德加也的确有着天赋异禀的才能与坚强的意志,足以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

  德加二十一岁时,与他仰慕已久的大师安格尔会面。他从小在罗浮宫就看过安格尔的作品,并且时常模仿他的风格;这次的见面。可说是德加长久以来的心愿。德加经由父亲朋友的引见,而得以站在大师面前,他感到无比喜悦,也非常紧张。安格尔对他说:[画吧!凭着记忆或自然写生都可以,总之就是要多画,这是成为优秀画家的唯一道路。]安格尔的这段话成为青年画家的座右铭。

  十九世纪中叶,巴黎社会发生了巨变;人们离开农村,蜂拥来到各大都市,巴黎人口膨胀到二十年前的两倍。农民画家米勒不愿意留在这样的巴黎,而在近郊的小镇巴比松开始绘制油画《拾荒》、《晚夀》等作品。

油画:《穿皮草的妇人》,画家:马奈
油画:《穿皮草的妇人》 画家:马奈

  在德加的一生中与他亦敌亦友。年长她两岁的马奈,这时在新近画家之间已有相当的名声。这两位在罗浮宫相遇并结为好友的画家,经常坐在咖啡馆里讨论者艺术,假期还一起去布罗涅森林的郎香赛马场或歌剧院。在人们专注于活动的内容时,德加的眼光所注意的却是赛马场内疾奔的马匹和舞台上挥汗的芭蕾舞者,希望能将她们[瞬间]的姿态表现在油画布上。德加时常坐在歌剧院的贵宾席上,或者是在只允许上流社会认识进出的后台练习室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些舞者们。德加曾为舞者们写过一首诗:

  者身姿

  仿佛死亡来临般的微颤

  从远处传来的是笛声还是风声呢

  听来是那么悲伤

  就好像波涛一样

  散乱的缎带纠结在一起

  舞者伏倒在台上

  如同从空中飞落

  在地面楼息的鸟儿一般

  接踵而来的不幸遭遇

  一八五五年,巴黎举办了第一届万国博览会,一八六七年又举办第二届;此时的巴黎变得更加热闹、华丽。巴黎市长奥斯曼希望将巴黎建设成为现代化城市,下令拆掉又弯又窄的中世纪道路,修筑寛直的林荫大道,并完成便利的下水道设施;小城市夜景增添了美丽色彩,煤气灯的街道上,直至深夜仍有熙攘往来的人潮。此时由查理·加尼杰所设计的新歌剧院,取代了一八七零年左右被烧毁的佩勒蒂埃斯街歌剧院;淑女们在大理石建造的豪华服装争奇斗艳,有如法国革命前的贵族们一般,观赏者舞台表演,并从事社交活动。

  在日新月异的巴黎,德加、马奈等年轻的画家依然在摸索着如何表现当时社会风气的新画风;他们经常聚集在巴蒂纽约街的云布伊咖啡馆,与画家莫奈雷诺阿等人讨论艺术理念。年轻气盛的德加,一心只想动摇当时沙龙的传统与权威,因此在这些年轻画家的聚会中,他的论点通常相当尖锐,有时连同伴们也招架不住。

  一八七零年,普法战争爆发,德加与马奈一起加入国民军。生长在中产阶级家庭的年轻画家,头一次体验到人世间的残酷。进入炮兵连的德加,在战争中不幸被严寒刺伤了双眼;这个遭遇后来为画家带来了一生的痛苦,晚年时还因为眼疾,不得不放弃心爱的油画。

  一八七四年,战争终于结束,灾难却再度降临在德加身上;一直在经济及精神上给与画家支持的父亲撒手人寰,留给四十岁儿子的竟是一笔巨额债务,这是德加所意想不到的。德加在丧父的悲痛中出售了装饰在画室的收藏品,直到这时,画家才第一次感受到必须为了生活而作画的无奈心情。

如露水般短暂的淡淡恋情

  一八七四年四月,德加与莫奈、雷诺阿等印象派画家一起共同举办了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宣告要创造[新的艺术];从他原来的传统画风,转向一种新的绘画模式。此后的德加,好像是要忘却父亲之死,而镇目专心与创作之中;他频繁往来于歌剧院,《大明星与舞台上的舞者》、《[大使]音乐咖啡馆》等作品及后来的许多代表作就是在这个时期陆续完成的。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位打动画家心灵的女性——梅阿丽·科赛特;这位比德加小十岁的美国女性也同样出身于富裕家庭,她为了学习油画而来到巴黎,两人的因此而结垢相遇。由与两人生长的环境和对于绘画的态度都很相似,所以他们虽然有时互相对立,却仍彼此认同;德加后来还力劝这位美丽的女画家和他一起参加印象派画展,科赛特欣然同意。德加和科赛特时常在蒙马特的咖啡馆里谈论彼此的绘画理念,他们之间的感情与日俱增;这段看似即将改变两人命运的恋情,结局却并非如想象般圆满。[爱情与绘画,我只能专注其一。]只能选择其中一项的德加,最后决定与科赛特维持一种几乎爱情的友谊;这是年仅五十的德加最初、也是最后一次的恋情。

  德加连续参加了十二年的[印象派画展],在一八八六年第八次展出后即告结束,画家的好朋友、也是对手的马奈已经去世,战争时受伤的眼睛于此时日益恶化;德加从此后独来独往,似乎连朋友也回避着。[我在画室,被从未有过的沉重心情所折磨。]对于画家来说,视力锐减可以说是他最致命的痛苦。德加开始逐渐试着用触觉来创作,以制作雕像来继续他一生的主题——[芭蕾舞者]系列,接着雕塑表现舞者的优美舞姿。

  就在此时,德加的作品价格已提升为十年前的两倍。一九一四年,画家德加八十岁,他的作品被收进罗浮宫,而终于和自己所仰慕的油画大师安格尔的作品一起展出,与安格尔共同接受成千上万之美术爱好者欣赏的目光。

  一九一七年二十七日,当巴黎行道树的树叶变成了金黄色时代,德加也走完了他八十三岁的人生;放弃了爱情,为艺术献出一生的画家,就这样安详地去世。在俯瞰巴黎市区的小山丘上,蒙马特公墓里这位杰出的孤高画家墓前,四季鲜花不断,代表了世人对德加的无限怀念。

© 2011-2018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